永辉云创持续亏损,被上市公司剥离


新京报讯(记者 张晓荣)最近,永辉超市进行业务调整,将其新零售板块永辉云创20%股权转让给创始人张轩宁,后者将成为永辉云创第一大股东。永辉云创业绩并不理想,近3年累计亏损近10亿元。此外,其2017年提出的开店计划在执行中也遇到了一定困难。


业内人士认为,永辉云创亏损严重是其被剥离永辉超市的主要原因,但独立后的永辉云创也将有更多自主权。其未来探索能否成功,关键在于运营和供应链能力。

 

云创被移出永辉超市报表

 

12月4日,永辉超市股份有限公司发布公告称,拟将旗下永辉云创科技有限公司20%股权转让给永辉超市副董事长张轩宁,交易价格为3.94亿元。转让完成后,永辉超市对永辉云创的持股比例由 46.6%降为26.6%,永辉云创及其控股子公司将不再纳入永辉超市并表范围。此后,永辉云创第一大股东变更为张轩宁,持有29.6%股权。


永辉超市解释称,永辉云创业务亏损较大,而调整控制权既能降低公司的运营成本与经营风险,又可以激励云创团队。就此后的发展,永辉云创公关部程浩12月9日对新京报记者表示,云创将继续探索新零售业务,做深做强“到店”业务,强化和提升“到家”能力。


永辉超市还在12月4日发布公告称,公司董事长张轩松和副董事长张轩宁兄弟协议解除了一致行动关系。此前有报道称,今年4月张轩松曾在股东交流大会上表示其与张轩宁对超级物种有分歧,认为重心应该做“到家”。


对于这一说法,永辉方面予以否认。程浩说,超级物种的方向一直比较明确,是线上大于线下,零售大于餐饮,始终是零售业态而不是餐饮业态。独立后的云创在发展方向上不会改变,永辉超市、超级物种和到家业务将协同发展。

 

3年累计亏损近10亿元

 

公开资料显示,永辉超市旗下业务包含“云超”、“云创”、“云商”、“云金”4个板块。“云创”作为新零售业务板块,包含永辉生活店、超级物种、app永辉到家等业务,曾先后获得今日资本、腾讯、创新工场等多方投资。其中,永辉生活主打社区生鲜便利店,超级物种则是“零售+餐饮”的融合业态,对标盒马鲜生。


永辉超市财务数据显示,永辉云创自创立以来持续亏损,3年累计亏损近10亿元,严重影响永辉超市业绩。2016年、2017年,永辉云创分别亏损1.16亿元、2.67亿元。今年前三季度,永辉超市净利润10.18亿元,同比下滑26.9%,其中云创业务亏损达6.17亿元。就云创业务的亏损,永辉超市曾在2018半年报中解释为“新业务需要培育”。


连锁和君咨询合伙人文志宏对新京报记者表示,永辉云创各业务扩张速度快、投入大,亏损已拖累上市公司业绩,继续扩张将对永辉超市影响更大。但他也表示,把云创业务从上市公司剥离是永辉超市的权衡之举,未来永辉云创拥有更多自主权,可以更专注新零售业务。

 

“千店计划”遇阻重新调整

 

根据永辉超市公布的数据,云创2017年新开永辉生活店172家,超级物种店27家;2018上半年新增永辉生活96家、超级物种19家。随后,永辉云创加速其扩张步伐,仅今年第三季度新增门店数量就多达147家,其中永辉生活137家、超级物种10家。


尽管永辉生活、超级物种在加速开店,但门店规模距预期目标仍有较大差距。永辉超市在2017年报中提到,2018年计划新增超级物种100家、永辉生活店1000家,而实际上2018年前三季度超级物种仅新增29家,永辉生活店新增233家,完成比例均不足30%。


就开店计划能否完成,今年11月初永辉方面在回答投资者提问时表示,“目前看完成永辉生活店的开店计划比较困难,公司需要根据大环境动态调整”。永辉公关部工作人员则表示,云创独立运营后会更好地控制节奏,但并未透露具体开店计划。


文志宏表示,开店计划放缓是门店持续亏损、选址、人员配备等多因素共同作用的结果,实际情况与原有设想差别较大,因此需要调整计划。在文志宏看来,在原有上市体系下,持续亏损的云创业务影响了上市公司业绩,公司高层和股东对其发展可能也存在一定分歧,从而制约其扩张。


北京晖邑零售商管理咨询公司首席咨询师刘晖曾在接受采访时表示,永辉云创调整开店计划主要是由于利润下降、亏损过多,基础的运营成本和产出严重不匹配。


考虑到门店选址,永辉超市12月4日与万达商业达成合作,拟受让大连一方集团持有的万达商管1.5%股权,交易价格约35.31亿元。据报道,截至2018年底,万达商业将在全国开业285座万达广场,2019年底将达到330座。


就云创的未来扩张,文志宏认为从投资方腾讯及其他私募来看,云创的资金问题不大,因此应尽可能提升盈利能力,强化门店的运营和管理。同时,还要从商品组合、库存量、配送频次等方面提升供应链能力。

 

新京报记者 张晓荣 图片来源 官网截屏 编辑 郭铁 校对 何燕



内容版权声明:除非注明,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。

转载注明出处: 永辉云创持续亏损,被上市公司剥离